推薦:永井豪惡魔人續篇《女惡魔人》

 

本篇文章含有大量漫畫重要情節,內容兒童不宜。

 111_調整大小.jpg

用心理學家Abraham Maslow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來比喻「惡魔人」及「女惡魔人」兩部作品的內涵:

 

「惡魔人」的劇情是「安全需求」層次平衡被破壞的社會,人與人無法互信、安全感不足,最終導致人類互相殘殺。

 

「女惡魔人」則是描述追求「生理需求」層次滿足、四處犯罪的獸魔人出現在人類社會的故事。

 

生理需求的層次低於安全需求,再加上許多角色不是正常人類,所以女惡魔人(DEVILMAN LADY / THE DEVIL LADY / 獵魔獸女 / 惡魔淑女 / 惡魔淑女 / デビルマンレディー)故事焦點多放在人類原始慾望的陳述,無視道德規範,大量添加不正常的性與暴力場景,裸露更是家常便飯…該作品成了一部有劇情的色情/暴力/奇幻漫畫,毀譽參半。還好漫畫中對成為惡魔獸或獸魔人的社會邊緣人有心理描述,且第8集開始的「地獄之旅」有接續到漫畫「惡魔人」本傳、再次討論「自由v.s.神之約束」的議題,後半部曲折劇情還是很值得一看。

 

「女惡魔人」2000年在台灣由「大然開發文化事業(股)有限公司」出版,大然關門大吉後,沒有其他出版社再重新代理翻譯「女惡魔人」的漫畫。日文原版漫畫的一些露骨畫面,在大然的版本都被「馬賽克」蓋住了(全黑、全白或用大量黑點遮蓋),未被修改的畫面必須搜尋網路上P2P軟體分享的日文圖檔。至於翻譯,大然將可自由在人類及惡魔形態間轉換變身的「惡魔人」翻譯成「獸魔人」,「惡魔」則翻譯成「惡魔獸」或「獸魔」。

 

介紹這部作品時將會出現許多不雅情節。由於故事有許多支線,當轉換場景時不再特別提醒。

 


 

第1集:

故事發生在日本。體育老師「不動純 / 不動ジュン, Fudo Jun」是運動好手,好勝心強,國中時曾是奧運游泳金牌選手,後來碰上一位無法超越的敵手,阻擋自己參加第二次奧運之路,心中產生的怨恨竟轉變成殺意…察覺到內心的不平衡後,不動純為壓抑自己,決定退出泳壇,成為某所學校網球教師,平凡度日。

 

在一次校外教學中,不動純與學生們被一群惡魔獸(追求慾望導致身體突變、具有變身為惡魔獸能力的人類)攻擊,男學生被殺、女學生及不動純被惡魔獸侵犯。身心大受刺激的不動純,變身為力大無窮的「女惡魔人(大然翻譯成惡魔淑女)」,為保護未被殺害的女學生,便把惡獸魔們給殺死了。不動純對於受到獸魔攻擊前因感受危機而湧現的殺意及性慾感到迷惑。

 

這不是單純的攻擊事件。不動純的父親「不動真人」博士與母親(是一位白人女性,所以不動純是混血兒,不過外型看起來完全是個東方女性)隸屬於神秘機構H.A.人類聯盟(Human Alliance),該機構在世界各地研究人類突變成惡魔獸(獸魔)或獸魔人的事件:人類的演化是朝著「知」的道路前進,越來越聰明,不知何時開始,人類基因中潛藏的「比斯特beast因子」開始活躍,某些人開始朝著「力」的道路演化,變成追求慾望、吞食人類、性侵女性、還可隨意變身的惡魔獸。造成獸魔人出現的原因是因為地球環境惡化、人口激增、產生糧食危機,為了生存下去,某些國家的貧民變身為惡魔獸開始食人,而因為野獸繁衍生命的本能,惡魔獸除了食人還會強暴女性。

 

科學家發現人類帶有的beast因子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因為追求原始慾望(食色性也)而變成獸魔人。若是過於習慣於變身為獸魔人,甚至不想再過著人類理性的生活,便永久喪失還原為人類形態的變身能力,成為徹底的惡魔獸(獸魔)。亦有少數人是永遠失去變回人形能力但心中仍保有人性的。

 

不動純的父母研發BB酵素,可以抑制、防止人類變成獸魔人。由於不動純從小好勝心強,父母為了避免不動純未來變成喪失理性的惡魔獸(獸魔),便在日常供餐中摻有BB酵素給不動純食用,不動純等於是父母研發BB酵素後的首位臨床試驗者。

 

同樣隸屬於H.A.的金髮女子「飛鳥蘭 / アスカ蘭, Asuka Ran」是具有飛行能力及心電感應能力的超能力者,可藉由察覺人類異常的情緒波動找出惡魔獸。飛鳥蘭在不動純不知情的情況下接受不動真人博士的安排,平常就住在不動純家隔壁的暗室公寓,暗中觀察不動純的活動。校外教學時「飛鳥蘭」感應到不動純在師生受到惡魔獸攻擊時的殺意與性慾,便袖手旁觀師生們被殺害及侵犯,「快覺醒吧!你出生在不動家就是為了這一天!」飛鳥蘭似乎認為不動純是有意識地選擇出生在「不動真人博士」家,並希望不動純在被攻擊時可激發潛能、成功變成保有理性、可自由變身具有強力大量的「獸魔人」(惡魔淑女),為保護人類而戰。此段劇情看似不合常理,讓人以為初次登場的「飛鳥蘭」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傢伙,不過未來介紹「飛鳥蘭」的經歷時,將可以解釋為何「飛鳥蘭」如此看重「惡魔淑女」的形成。

 


 

第2集:

接下來幾集的劇情像是單元劇(說是蘋果日報社會版也不為過),不動純的生活中陸續出現各式各樣的惡魔獸,這些惡魔獸反映著人類各式各樣的心理黑暗面。

 

與不動純同校的大川老師不但仲介女學生賣淫,還變身成惡魔獸,想要性侵貌美的不動純,後來被飛鳥蘭察覺,飛鳥蘭被大川侵犯,憤怒的不動純用BB醇素槍制服了大川,後來大川被送到H.A.當成研究標的。飛鳥蘭要求不動純協助H.A.人類聯盟對抗惡魔獸,免得再出現被性侵、被殺害食用的人類受害者。

 DLADY02_047_調整大小.jpg

少女歌手「七美」的母親因被丈夫拋棄,為武裝自己及家人,極度保護自己的明星女兒,平日興趣就是吃,相當肥胖,不知不覺變成有攻擊性的飛行惡魔獸,碰到不尊重七美的娛樂圈人士便暗中殺害,後來被H.A.追蹤滅口。不知情的七美為保護媽媽也首次變身與不動純開戰。善良的不動純打敗七美後,央求飛鳥蘭及H.A.再給七美一次機會;也許是無法接受母喪及自已變身的事實,七美記憶喪失,又回到少女歌手的身份過著明星的生活。

 


 

第3集:

少年「三田」時常忍受不良少年同學的霸凌,當得知不良少年們準備輪暴同班女同學時,三田累積已久的扭曲憤怒讓自己變身為有食人大口的蜘蛛,如血滴子般把不良少年們的頭給啃食了。三田逃離H.A.設在學校的封鎖線,成為「女惡魔人」作品中少數完全獸化卻還留活口的惡魔獸,在暗巷中吞食餐館餿水維生…。

 

阻擋國中時期不動純參加第二次奧運的強勁游泳選手、人高馬大的「黑崎葵 / 黒崎あおい」登場。父亡的黑崎葵因受繼父持續性侵,從小痛恨男人,恨意導致黑崎胸前長出鯊魚大口。黑崎誘騙繼父到海中體驗水中性愛,繼父卻被黑崎胸前的鯊魚口啃食重傷而亡。黑崎國中時期遇到少女不動純,愛上擁有鬥志又美麗的不動純,為表達說不出口的愛意,只能不斷在游泳競賽中打敗不動純以爭取不動純的目光,不料不動純後來卻退出泳壇。成年後的黑崎,其胸前的鯊魚口竟有了意志,成為黑崎葵體內的黑暗面人格(黑崎葵本身人格以外的第二個人格),暗中啃食比賽競爭對手、屍塊丟至下水道,引起H.A.注意。被不動純追蹤發現後,鯊魚大口打算吃掉不動純,深愛不動純的黑崎葵無法阻止想要啃食不動純的黑暗人格,矛盾的黑崎葵竟一分為二:瘦小的女性黑崎及鯊魚惡魔獸。不動純變身為惡魔淑女,消滅了鯊魚惡魔獸,恢復人性的黑崎雖然暫時昏迷,但活了下來。

 DLADY03_203_調整大小.jpg


第4集:

飛鳥蘭和不動純以觀光客名義進入溫泉鄉「九都村」調察吸血鬼傳說。古代有位傳教士「朱利安諾」到九都村傳教,與村女阿蜜相戀,村人反對並殺害傳教士,傳教士死後村中出現吸血鬼殺害全村,只剩阿蜜活下來,所以全村都是阿蜜的後代。不動純與飛鳥蘭後來發現整村的人都是有尖牙的吸血鬼,全靠村中一位年長修女傳教,才勉強以宗教信仰克制族人的吸血衝動,但秘密被發現的村人們要殺了不動純和飛鳥蘭滅口,還好H.A.人類聯盟的幹員及時支援,九都村滅村,修女則被變身的不動純打敗,死前喊著「朱利安諾」的名字,原來修女就是失去愛人的村女阿蜜所變成的不死吸血鬼惡魔獸…阿蜜死前似乎很高興自己終能解脫。

 

飛鳥蘭沒通知不動純,便支身前往洛杉磯的H.A.支部參加BB酵素研討會,沒有飛鳥蘭的感應能力,不動純便無法發現惡魔獸進行戰鬥,心中壓抑戰鬥本能的不動純怒氣沖沖、心情低落。某日,暗巷中,有個專門襲擊並侵犯貌美女子的惡魔獸突然攻擊不動純,但被變身為惡魔淑女(女惡魔人)的不動純打昏了。惡魔淑女發現惡魔獸勃起的性器後,情不自禁騎上去與昏倒的惡魔獸交媾,因飛鳥蘭不告而別頓失依靠的不愉快暫時一掃而光,但感到羞恥的不動純也流下淚來。惡魔獸後來醒來要再次攻擊不動純,反被不動純殺死…不動純心中問自己和獸魔有什麼不一樣(後來飛鳥蘭安慰不動純,告訴不動純獸魔人的性需求是很正常的,不必在意)。

 DLADY04_182_調整大小.jpg

飛鳥蘭在洛杉磯參加H.A.人類聯盟的會議,會後與不動真人博士的太太、不動純的母親在酒會碰面,不知何故,飛鳥蘭對不動真人博士的太太有很深的敵意(飛鳥蘭和不動真人博士沒有婚外情,因此不是陳子璇對蔡育璇的那種第三者v.s.元配的敵意)。

 

離開酒會後飛鳥蘭在路上被獸魔攻擊,一位有著獅鬃虎紋牛角的男性獸魔人前來搭救,漫畫「女惡魔人」中第二位保有人性的獸魔人登場,他是不動真人博士派來暗中保護飛鳥蘭的H.A.幹員「獸魔人獅虎」吉姆.蘭卡。

 DLADY04_219_調整大小.jpg


第5集:

被男同事搔擾、學生成績不好…種種的不如意讓充滿怒氣的不動純差點在學校變身,只得跑到無人使用的教室躲起來。黑暗的教室中有個不知身份、看不清臉的男子,教導不動純要有控制力量的自信,而非被力量控制,這個方法讓不動純接納自己身為獸魔人的身份。飛鳥蘭回國。不動純直覺認為這位陌生男子應該也是獸魔人,並告訴飛鳥蘭,學校有人知道不動純會變身。飛鳥蘭認為該名男子應不屬於H.A.人類聯盟,因為H.A.提倡以BB酵素抑制變身,而非依靠自制力。

 

H.A.人類聯盟日本支部配槍給飛鳥蘭與不動純,授權讓兩人擁有S.E.死刑執行官的身份,不動純雖不想破壞日常生活但還是不得不接受了,從飛鳥蘭的助手身份正式升級為H.A.的成員之一。

 

日本出現惡魔獸(獸魔)專門洗劫珠寶店,極不尋常,因為獸魔只會依人類原始本能的食慾、性慾、鬥爭慾行動,而載著狗圈的獸魔罪犯不禁讓H.A.懷疑是否有人在利用獸魔從事非法活動,管制獸魔也成為維護治安的重點。H.A.派遣年輕的刑警「早見青二」協助不動純調查案子。黑幫用毒控制父亡而沒有家庭溫暖的單親少女「晴美」,讓晴美變身為惡魔獸(獸魔)搶珠寶,後來少女獸魔失控殺了黑幫、自己幹起洗劫勾當,不動純變身為惡魔淑女還一度無法打贏活動敏捷的獸魔晴美,因為善良的不動純希望能用BB酵素控制少女,讓晴美有機會改過自新,所以手下留情。可惜來自美國、保護飛鳥蘭的保鏢「獸魔人獅虎」吉姆.蘭卡看到吸毒「晴美」變身後的獸魔型態越來越兇狠,狠下心把晴美給撕碎,事後被不動純臭罵一頓。

 


 

第6集:

前半部出現2個色慾薰心的惡魔獸,是不看也無妨的小短篇。

 

下半部:青森縣八甲田山發生事故。當地日本自衛隊的軍人正在進行雪訓,也許是嚴苛環境,使得軍人在求生本能下變身為獸魔(變成惡魔獸可比普通人類之身擁有更強的生存能力),發生自相殘殺事件。飛鳥蘭和不動純奉H.A.命令到八甲田山調察,因兩人分頭進行調察,反而使得飛鳥蘭被獸魔軍人虜獲性侵。變成獸魔的自衛隊軍人妄想成立獸魔軍團、重建「大日本帝國」。

 


 

第7集:

多名惡魔獸軍人合體變成巨大群體獸魔攻擊不動純,此段劇情有相當程度在諷刺日本過去盲從於組織的軍國主義。不動純感應到飛鳥蘭的哀號,最後找到並救出飛鳥。特別的是,有位軍人雖變身為獸魔後無法變回人類之身,但還保有人性,並協助不動純對抗巨大群體獸魔,這位軍人最後樂觀地決定自己一個人在八甲田山中活下去,貼心的不動純在告別前,看著這位軍人的識別證照片,對他說「我不會忘記你原來的樣子」。人性取決於行為,而不是外表。

 

山中一戰後的飛鳥蘭三個月沒有月經,不禁害怕自己是否被自衛隊獸魔侵犯後懷孕了。家中浴室出現一名陌生男子的幻影,瞪著洗澡的飛鳥蘭的身體說:「是光明的蛇…你不可能會懷孕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光明和黑暗是永遠對立的!即使你身處黑暗之處,光明依然不會改變!」幻影的臉看起來…像是「不動明」的臉。

 

飛鳥蘭依不動純提議,接受H.A.人類聯盟醫生的檢查,證實沒受孕,只是壓力太大使得經期不順。飛鳥蘭告訴不動純,對陌生男子的幻影感到熟悉、悲傷與害怕。不動純認為理性堅強的飛鳥蘭所出現的反應極不尋常,認為那不是幻影,也許是飛鳥蘭感應到了靈界的靈魂…。男子幻影再次造訪飛鳥蘭,仍是指稱飛鳥蘭是「光明之蛇」,並暗中觀察不動純。

 

不動純向一位博學的同事詢問「光明之蛇」的含意,得知:基督教眾多支派中,Gnosticism(希臘語的「智慧」之意)格諾西斯主義認為神並未創造世界,因此自稱是神的創世主耶和華,反而是壓抑人類的角色,人類所居的地球是個大牢獄,耶和華不斷阻止人類發現真正神明的存在。伊甸園的蛇是為人類帶來智慧的光明之蛇,與人類站在同一陣線,基督也是光明使者之一。

 

一般的基督教則不認為蛇是「光明」的,反而將蛇視為惡魔、邪惡的象徵,用「撒旦」稱呼之,而撒旦也可指被天神貶之地獄的美麗墮落天使「路西法 / 路西華 / Lucifer / 拂曉之星光明使者」。拂曉之星指的是清晨出現白天消失傍晚再次出現的星星,被視為「死後再次復活的光」,猶如蛇脫皮再生一般,因此伊甸園之蛇 = 光明之蛇 = 拂曉之星 = 墮落天使Lucifer = 撒旦。此處已開始暗示「惡魔人」本傳中的撒旦(飛鳥了)將會再生。

 

第5集中負責支援不動純的刑警「早見青二」再次登場,與不動純調查「米爾梅克共和國大使館」女性員工失蹤案,該大使館的外派人員都有異常宗教信仰,熱衷於舉辦古代神「布拉瓦神」的復活儀式,傳說中,牛頭模樣的布拉瓦神會吃掉作為祭品的女性,參與戰鬥,為國家帶來勝利。大使據聞擁有布拉瓦神的直系血統。不動純偽裝成應徵者進入大使館,在大使館中遇見了飛鳥蘭所看見的男子幻影,的確是不動明的臉…似乎在警告不動純別羊入虎口。大使則警告不動純快離開大使館,否則後過不堪設想…除了大使,其他大使館的人員都著迷於布拉瓦神。

 

大使館外待命的早見青二刑警被大使館警衛槍殺,大使館人員早知不動純是間諜,便下藥迷昏不動純。不動純因有旺盛的生命力,保持清醒,卻四肢無力,成為「布拉瓦神」復活儀式祭品,慘遭使館內眾信徒輪暴,最後一位性侵不動純的正是大使本人,大使無法控制自我,侵犯不動純的時候喊著「布拉瓦神不是神,是惡魔」,然後就被「布拉瓦神」附身變身為巨大的惡魔獸。

 


 

第8集:

布拉瓦神復活的瞬間,舉行祭典的大使館地板浮現通往異次元的大洞,眾人跌入洞裡。不動純在跌入異次元通道的瞬間,「不動明」與「飛鳥了」的戰鬥畫面映入腦中。在異空間著地後,不動純恢復行動力及變身能力。

 

漫畫「惡魔人」本傳的主人翁,「不動明」的靈魂出現在「不動純」面前,告訴不動純,異次元通道的彼端是地獄,不動純正身處靈界中,是「布拉瓦神」打開了通道。初次認識不動明的不動純沒來由地心中感到熟悉與心痛,流出眼淚,似乎前世看過不動明這個人。不動明告訴不動純,地獄(靈界)是精神世界,可隨心所欲變換自己的形體,希望不動純快點飛進地獄上空的次元破洞、透過異次元通道返回人間,可惜巨大的布拉瓦神跑來找碴,和變身為巨大惡魔人的不動明展開搏鬥,發生巨大的衝擊讓地獄(靈界)上空的異次元洞消失、地獄地層崩壞,不動純跌入更深的地獄。地獄的環境和「神曲」作者「但丁」的描述很像,在最底部的冰煉獄反而有通往人界的捷徑,暫時脫離布拉瓦神糾纏的不動明決定護送不動純到地獄底部的冰煉獄。

 DLADY08_069_調整大小.jpg

除了布拉瓦神,漫畫「惡魔人」本傳的惡魔「人面龜」、下半身與四足惡魔「卡因 / 鎧因 / Kaim」合體卻仍被不動明打敗的妖鳥死麗濡的靈魂也出現在地獄(靈界)中。布拉瓦神、人面龜、合體的死麗濡,三者都成了地獄的遊客,想打敗被惡魔勇者安蒙附身的不動明。

 

在地獄,靈體的不動明可以和不動純用心電感應溝通,可以感知初次見面的不動純在內心深處相當依賴不動明(後面介紹不動純的前世時就可知道原因),不動純與不動明不同,身邊擁有「氣環」,這層氣環在不動純回到人間時可再凝結成肉體,但不動明是已死之人,只有靈體沒有氣環,只能不斷在地獄流浪。

 

不動明認為真正的「地獄」不如「但丁」的「神曲」所言具有秩序,反而是充滿惡意的地方,受折磨的罪人們死不了也活不成…大多數的罪人在生前已受罰,到了地獄還要再次接受無止境的折磨…神的制裁有必要如此殘忍嗎?這些折磨真的能讓人的靈魂昇華嗎?

 

不動純問不動明為何不往天國前進,不動明回答:天國如同地獄般沒有秩序,缺乏以正義為依歸的律法,只有絕對服從神的人才能前往,那不過是個光明的牢房罷了(以上兩段解說可以再次解釋為何撒旦要背叛神,離開天國)。

 

「也許某個地方存在真正的天國吧?神真的創造了這個宇宙嗎?(Gnosticism格諾西斯主義主張物質世界不是出自真神,而是出自一位假神Demiurge)…我也不知道答案,或許飛鳥了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他是最靠近神、可以瞭解神的。」不動明告訴不動純,飛鳥了雖是自己最恨的敵人(讓不動明變成惡魔人走上戰場、失去親友),但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動明還是想知道飛鳥了的心中的想法(就如漫畫「惡魔人」結局,流著眼淚的「飛鳥了」是陪不動明走過人生最後的一程的人,歷經世界毀滅的不動明,其心中深處仍是喜歡飛鳥了這位好友)。不動明之前猶豫著是否要前進撒旦(飛鳥了)沉睡的所在「冰煉獄」是因為心中對飛鳥了仍有愛恨交織矛盾的情感,現在為了送不動純回人界,就不得不準備面對撒旦了。

 DLADY08_151_調整大小.jpg

「惡魔人」的經典噁心怪獸「人面龜」的靈魂來襲,龜甲上的許多人臉是人面龜在人間殺害的受害者的靈魂。不動明打敗人面龜,龜甲上的魂露出笑容脫離龜甲的束縛,終於可以投胎轉世。人面龜殘存的精神後來變成一隻地獄泉水邊的小烏龜,不動純原想撿來看,卻被不動明用石頭砸爛,因為那是人面龜,在地獄只要有求生意志,就會不斷重生(也不斷受折磨),人面龜不斷吸取人的精力變為無限大,就有如公司企業利用員工壯大自己,所以人類和惡魔是差不多的東西,這個世界被神設定為這樣的結構…只是地獄是個比人世間弱肉強食更加嚴重的地方(看來除了第7集的軍國主義,作者永井豪在此也毫不留情地狠狠地批評了大企業組織)。不管在人世和地獄,生物和靈魂都追求更強的發展,到最後只會引發宇宙規模的戰爭…不動純掉進地獄時看到「不動明」與「飛鳥了」對峙的景象,就是消失的時空發生大戰時的情景。

 


第9集:

不動明與不動純提到對於神的疑惑:不動明死後剛來到地獄(靈界)時,發現地獄的亡魂不斷增加…人類不是在「不動明 v.s. 飛鳥了」的大戰前就自相殘殺、被惡魔毀滅了嗎?為何還有新的靈魂來到地獄?不動明的靈體飛到人世想知道真象,卻發現人間好像沒發生戰爭般完好如初…而不動明與飛鳥了的經歷竟出現在這個完好人間的卡通與漫畫中…神所創造的世界如同分枝的盆栽,其中一個分枝壞掉的話,進行「接枝」即可,「全新的未來」將接續「過去的歷史」重新發展。過去的奮戰沒人記得,只成了漫畫和卡通,不動明無法原諒神的惡意安排。

 DLADY09_023_調整大小.jpg

閒聊中,不動純告訴不動明關於飛鳥蘭的事,飛鳥蘭是個藍眼金眼、日語流利、性格冷靜的超能力者…引起不動明的懷疑,「飛鳥蘭」與「飛鳥了」的特徵太像了,難道有什麼關聯?害怕到冰煉獄見到撒旦的不動純同時回想起被布拉瓦神信徒侵犯的不勘回憶,情緒崩潰,不動明變成惡魔人,一邊帶著變身為為惡魔淑女的不明純飛向地獄底層,一邊與不動純做愛…只希望短暫的溫存能安撨不動純(劇情安排得有點不順,不動純和不動明聊天聊了這麼久才突然崩潰)。

 DLADY09_044_調整大小.jpg

浪漫的氣氛(?)被妖鳥西蕾奴(大然的譯名,其實就是妖鳥死麗濡)的突襲破壞了,不動明和死麗濡之靈(下半身因為死前與四足怪獸Kaim合體,仍是Kaim的四足型態)大戰,觀戰的不動純必須在旁自我防衛。不動明再次提醒不動純,在地獄(靈界)只要有意志力,隨時可以在地獄再生、擁有超人的能力,想像力可以成為現實。

 DLADY09_047_調整大小.jpg

死麗濡的靈魂復仇意願甚強,死前身上的留下來傷竟完全復原,只為打倒惡魔人。死麗濡與合體的Kaim分離,用巨大重量的Kam的軀體把不動明壓制掉入地獄火山,不過意志堅定的不動明自火山飛出復活,斥責死麗濡不該隨隨便便把Kaim的身體丟入火山,畢竟Kaim是為了延長死麗濡虛弱的生命才獻出自己的身體。不動明接著打敗死麗濡。被分離出來的Kaim的軀體恢復為完整的靈體,從火山爬出來攻擊不動明,只為替死麗濡爭取勝利…Kaim、死麗濡、不動明三人混戰後再次掉入火山。

 

妖鳥死麗濡之靈最早自地獄火山口中飛出、復原。死麗濡瞭解自己攻擊不動明,不光是因為要復仇(死麗濡被不動明打死掉入地獄),也是因為自己深愛的、最強的惡魔勇者安蒙(死麗濡的愛戀是女惡魔人才突然出現的設定)被不動明吸收了,所以對不動明有恨。不動明斥責死麗濡不珍惜Kaim的愛情,還反過來利用Kaim的軀體,使得死麗濡感到羞愧,便要求飛翔在地獄的蛇髮妖女梅杜沙將自己變成石像。接著,Kaim之靈魂也逃離火出口並復活,看著石像流下眼淚,為死麗濡付出這麼多,死麗濡寧可化為石頭也不願接受Kaim的愛。最後脫離火山口復活的是不動明。

 DLADY09_162_調整大小.jpg

地獄中出現一位「惡魔人軍團」的亡靈,看到不動純可以選擇在人類與惡魔淑女間自由轉換身份,很像以前的「不動明」,便協助不動純抵抗其他惡靈的侵略,並告誡不動純要快點回到人世間,阻止宇宙規模生物間的大戰再次發生。不動純不想再流浪於地獄,下定決心要回到人間,並在戰鬥中學到以堅強意志力讓身體巨大化的技巧。

 

「布拉瓦神」與屬下「拉格多拉」身為惡魔,如同過去的撒旦(飛鳥了)一樣,也想自人類手中奪回地球,並再次攻擊不動明和不動純,告訴不動明,惡魔原先和人類長得一模一樣,只是惡魔是往「力」的道路透過合體的方式進化,而人類則是往「知」的道路進化、研發武器防衛自己。擁有強大意志力的不動明變身為巨大化的惡魔人、打敗布拉瓦神。解決一連串的鬧事者後,不動純和不動明終於可以專心前往冰煉獄。

 DLADY09_205_調整大小.jpg


第10集:

前往冰煉獄途中遇見了巨人泰坦一族,反抗神的泰坦巨人們也希望撒旦可以復活對抗神。

 

終於到達冰煉獄,看見沉睡的巨大生物…不是撒旦(飛鳥了),而是撒旦的手下:身體有著一張臉、頸部連接三顆頭的「惡魔王芝諾 / 謝儂 / 悪魔王(大魔王)ゼノン」。曾與飛鳥了戰鬥的不動明知道,芝諾其實是由撒旦身體分裂出來的惡魔,可自由地讓撒旦(飛鳥了)控制。奇怪的是芝諾左肩的頭竟然消失了,這是否代表著撒旦又再次來到人間?(此段bug甚嚴重:根據17集的描述,芝諾頸上有三顆頭,不動明與不動純在冰煉獄看見魔王芝諾時,消失的應該是頸部以上中間的那顆頭,因為中間的頭分裂成兩個獸魔人,潛伏在人世間)。

 DLADY10_054_調整大小.jpg

不動明在此與不動純告別,以活人之身掉進地獄的不動純,其靈體帶有「氣環」,可在人世重新凝結成肉體;而已死的不動明沒有氣環只能繼續在地獄流浪。不動明答應不動純一定會想到方法回到人世間保護不動純,不動純則流著淚要求不動明,一定要在來世相會。

 

回到人世的不動純好像回到另一個時空…在第7集本來應該死掉的刑警「早見青二」活得好好的坐在不動純的面前,「米爾梅克共和國大使館」也完全不存在,網路也搜尋不到這個國家:這是「神」的安排:剪掉「壞掉的歷史時空」,藉由神的「接枝」發展為全新「和平未來」,過去「布拉瓦神」開通的地獄通道消失了,一切粉飾太平。不動純回到人間後也受影響,只能記得不動明的臉,卻忘記了不動明的名字。為了不忘記「地獄裡的那個人(指的是不動明)」,不動純決定找出問題的根源:隱藏在人世間的撒旦(飛鳥了)。

 

不動明雖無法在人世復活,但靈體仍可自由穿梭在過去與未來的人世間,所以他決定到人間好好調查不動純口中的好友「飛鳥蘭」。原以為飛鳥蘭即是兩性生物魔神撒旦(飛鳥了),觀察飛鳥蘭入浴後卻發現飛鳥蘭是真正的女人,不動明感到迷惑。再觀察不動純首次變身為惡魔淑女的那個時空,飛鳥蘭在旁袖手旁觀的樣子,和「希望不動明與惡魔合體的那個飛鳥了」極為類似…飛鳥蘭喜歡強悍、溫柔、美麗的惡魔淑女(女惡魔人)的程度還勝過普通的人類不動純。連不動純都不知道自己有變身潛能,飛鳥蘭怎麼會知道?

 

不動明接著探知飛鳥蘭的記憶,只能得知是H.A.人類聯盟的核心機構「辛克山謬魯森研究所」介紹飛鳥蘭給不動真人博士(不動純的父親)。不動真人博士看見飛鳥蘭,心中的第一印象是,具有感應[惡魔獸/獸魔人]之超能力的飛鳥蘭,有如天使般美麗,而H.A.人類聯盟似乎也發覺,隨著惡魔獸的增加,如同飛鳥蘭一樣具有感知力的超能力者也越來越多(這有可能是「神的軍團」出現在地球上)。不動真人博士認為,如同獸魔人一樣,也許天使也是人的另一種進化形態,而天使的翅膀是猛禽類的翼,代表著其使命是獵殺伊甸園的蛇,也就是說,蛇代表了邪惡的惡魔(惡魔獸、獸魔),而外表溫和的天使其實是神派來攻擊惡魔的戰士。

 

不動明試著探索飛鳥蘭更久以前的記憶,卻只能看見一隻監視飛鳥蘭的大眼睛(事後證實這應是操控精神的惡魔「精神珍妮 / 賽可傑尼Psycho Jenny or Genie」的大眼睛,不知為何,飛鳥蘭較早的記憶被封印了)。大眼睛禁止不動明挖崛飛鳥蘭的記憶,還把不動明的靈體震飛到不動純任職的學校中…不動明看見第5集中快要抓狂的不動純,趕緊附身在普通人身上,躲在暗處教導不動純要用意志力克制自己不要變身。接著不動明再次穿越時空跑到第7集時飛鳥蘭的浴室,告訴飛鳥蘭他不會懷孕…不動明猜測「飛鳥蘭」和「飛鳥了」一定有很深的淵源,已認定飛鳥蘭即是「光明之蛇」撒旦。

 DLADY10_204_調整大小.jpg

感到疲累的不動明來到第7集的「米爾梅克共和國大使館」,只能看著不動純羊入虎口,卻無力制止,就如同當初無法保護牧村美樹一樣,令人痛苦。

 


第11集:

不動明在人間發現了模型店的一個惡魔頭像,便附身在頭像上。有次不動純被兩個惡魔獸攻擊,不動明附身在頭像上飛到空中嚇走兩隻惡魔獸,不動純知道是「地獄裡的那個人」跑來保護自己,便將頭像帶回家。

 

不動純決定辭去教職專心在H.A.對抗惡魔獸(獸魔)。校園內出現一名女學生「高木洋子」,嫉妒不動純的美貌,醜惡的心竟然使高木洋子變成具有催眠能力獸魔人。高木洋子發現不動純可以變身為惡魔淑女(女惡魔人),便催眠不動純,準備讓不動純在學校集會宣佈退休時,讓不動純變身出醜。

 

不動純做了惡夢,經由H.A.的醫生分析得知是預知夢,擔心身份被拆穿的夢。於是H.A.軍隊做了準備,在隔日的學校集會中故意製造混亂疏散學生,沒有任何師生看見不動純變身後的模樣,經過一番苦戰,不動純制服高木洋子。

 

本集最後出現了神秘教團神父「優達平岡 / ユダ平岡」及一位女性助手瑪莉亞,兩位都是獸魔人。這個神秘教團集結了潛藏在社會上的惡魔獸,打算對H.A.的獵捕獸魔人行動展開反抗,因為神秘教團認為「獸魔人」是新人類,不會變身的人類是舊人類,應該淘汰。

 DLADY11_180_調整大小.jpg


第12集:

已婚明星「奈良未來雄」與女學生明星「星和美(本名安田和美)」偷情,被狗仔隊拍照的瞬間,奈良未來雄失控變成獸魔人殺了狗仔,變回人形時則選擇性失憶,但星和美偷看到殺人現場,受到驚嚇,簡直是地獄般的場景。星和美聽說學校有位沉迷於研究但丁「神曲(描述但丁在地獄的遊記)」的古怪大學生「宇津木涼」,決定尋求宇津木涼的幫助。宇津木涼喜歡研究神曲,是因為腦中常浮現如同「神曲」描述般的地獄場景,常懷疑可能是前世的記憶。

 

宇津木涼透過星和美的通知,知道奈良未來雄將在山中出外景,興奮異常,想去看看星和美口中的獸魔人…搞不好可以發現與地獄有關的線索。「神曲」中,詩人但丁也是在山林裡發現前往地獄的入口。

 DLADY12_092_調整大小.jpg

山林中,不動純陪同H.A.的幹員準備圍堵奈良未來雄,調查殺人事件,不動純變身殺了拒捕且變身殺害H.A.幹員的奈良未來雄,此幕被宇津木良看到了。另一方面,聚集惡魔獸打算對抗H.A.的神秘教團神父「優達平岡」接獲通報,要去援救奈良未來雄,雖然動作太慢,但優達平岡卻發現了宇津木涼在旁偷看,感到相當有興趣。

 

場景來到H.A.人類聯盟的總部,H.A.幕後的真正領導人「總裁」得知世界各地惡魔獸(獸魔)與獸魔人的數量越來越多,透過視訊畫面裁示各地H.A.分部,對於變身者,全部關進H.A.…就像抓住不動純一樣。無法看清面目的H.A.領導人的背後,有著四對翅膀…。

 

不動純持續執行H.A.搜尋惡魔獸的任務,因為飛鳥蘭再次不告而別,不動純總是覺得缺少飛鳥蘭的協助有些力不從心。

 

飛鳥蘭現身在紐約。從旅館醒來的飛鳥蘭,竟然沒有記憶,不知道自己為何要來到紐約(請見17集解說)。飛鳥蘭決定到洛杉磯H.A.分部,去探訪不動純的父親,不動真人博士。負責保護飛蘭、來自美國的H.A.幹員「獸魔人獅虎」吉姆.蘭卡身旁多了一位一同暗中保護飛鳥蘭的夥伴:一名可以變身、有心電感應能力的有翅短髮獸魔人女子,跟在飛鳥蘭身邊。不知何故,吉姆蘭卡不想被飛鳥蘭知道自己與夥伴的存在,並告誡有翅短髮獸魔人女子,別給飛鳥蘭知道其心電感應能力。

 DLADY12_199_調整大小.jpg


第13集:

H.A.人類聯盟開始僱用其他與不動純一樣的獸魔人,少年「正也」就是這樣的人。他在一次任務中把吃掉自己母親的惡魔獸少女給殺了,試著護短的少女父親也被「正也」砍死,其他的H.A.幹員不禁認為,「正也」是個殺人鬼,和善良的不動純差太多了。

 

曾在第3集出現的游泳女選手黑崎葵又有了新的變身能力,但這次黑崎變身後仍能保持理智,便加入H.A.的旗下。黑崎葵在H.A.的代號為「諾瓦爾」,即法文「黑」的意思。黑崎在H.A.大膽地和不動純表明自己的愛意,被不動純拒絕了。因被繼父性侵而痛恨男人的黑崎葵,洗澡時發現下體長出陽具,對於不動純的歧戀竟然引發了這奇怪的變身,不禁狂喜自己將有能力與不動純「結合」,便找藉口跑到不動純的宿舍聊天,卻強吻了不動純,不動純馬上將黑崎給轟出門外。

 DLADY13_075_調整大小.jpg DLADY13_101_調整大小.jpg

治安大壞。日本出現藥頭,販賣變身藥給黑幫份子,讓黑幫在火拚時可以變身增強力量。H.A.開始著手調查。

 

來到洛杉磯H.A.分部的飛鳥蘭,發現不動真人博士已升職為「最高司令長官」(實際上H.A.真正的最高領導人仍是第12集出現在H.A.總部的神秘八翼男子「總裁」)並被調到華盛頓,飛鳥蘭奉命前往華盛頓與不動真人博士會談。

 

不動真人博士告訴飛鳥蘭,惡魔獸(獸魔)出現的趨勢正在改變,保有理智的「獸魔人」越來越多了,有的會攻擊人,有的不會。那些會攻擊人類的獸魔人,即使保有理智,必須被劃分為人類的敵人。不動真人博士打算任命不動純為H.A.日本支部最高司令官,即使不動純不願意隨意殺害惡魔獸,也必須接下重責大任,若是不動純成功在日本抵抗惡魔獸及懷有惡意的獸魔人,身為英雄的不動純就可以不必再隱藏自己的惡魔淑女身份。飛鳥蘭瞭解到不動真人博士身為不動純父親溫柔的一面,並非只是個拿女兒當BB酵素白老鼠的科學家。飛鳥蘭H.A.總部察覺了似乎有人在監視著…那個人正是H.A.總部的神秘八翼男子「總裁」。

 DLADY13_161_調整大小.jpg

飛鳥蘭接著參觀H.A.人類聯盟的核心機構「辛克山謬魯森研究所」,為了應付越來對多對人類有惡意的獸魔人,該研究所正從事兩項新研究:用基因改造技術自行創造獸魔人生力軍(目前還只是小孩子),並用電子設備植入惡魔獸(獸魔)體內,控制惡魔獸對抗人類的敵人(這兩項研究在後來的劇情中沒有太大的著墨,可能是劇情太龐大,枝徵末節的故事後來就被永井豪忽略了)。

 


第14集:

早見青二刑警告訴搭檔不動純,H.A.集合各地保有理智的獸魔人,成立獸魔人軍團,專門獵殺那些有變身能力卻犯罪的惡魔獸(獸魔),不過獸魔人軍團與不動純的作風不同:沒耐性,見到獸魔就殺;不動純則會試著留下活口,希望讓被捕的獸魔以BB酵素回覆人身。急速擴張的H.A.組織,讓組織外的人士感到害怕,而H.A.獵殺惡魔獸毫不留情,尤其是黑崎葵變身「諾瓦爾」時帶著笑容享受殺死獸魔快感的模樣,反而使得有些人同情起那些被殺的獸魔。H.A.也注意到,反對H.A.的獸魔們似乎成了一股力量,開始成立反抗H.A.的組織。

 

神秘教團神父「優達平岡」請女助手「瑪莉亞」去邀請宇津木涼參加自己設立的「但丁教團」,還要請宇津木涼當團長,教團成員們都展示了自己的變身能力給宇津木涼看。優達平岡神父希望宇津木涼可以到地獄走一回,目的不明。

 

飛鳥蘭回到日本,和H.A.日本支部的長官說服不動純成為戰鬥隊長,率領新進的獸魔人們對抗惡魔獸(獸魔)軍團。飛鳥蘭坦言叫身為獸魔人的不動純對抗惡魔獸及惡意的獸魔人,似乎是讓獸魔人們自相殘殺,但自從在青森被侵犯後(第6集),為了不再有新的受害者,還是得請不動純挺身而出。不動純雖不願意,但也照辦了。

 

黑崎葵變成的「諾瓦爾」在一次任務中與不動純變成的「惡魔淑女」起了爭執,黑崎葵要求不動純在戰鬥時不能有婦人之仁。兩人爭執的畫面被一個熱衷打獵的平民獵人看到了,心中起了歹念,希望能夠獵殺「諾瓦爾」及「惡魔淑女」這兩個美麗又有力量的獸魔人,「執行正義」。沒想到打獵的慾望太深、走火入魔,獵殺不動純的過程中還殺害了H.A.的幹員,不知不覺獵人也變成了獸魔人,被平日帶在身邊的獵犬狂吠後,才從街頭玻璃倒影中看見自己變成獸魔人的樣子。獵人拿起獵槍對口發射、飲彈自盡。

 

另一條故事線。神父優達平岡告知宇津木涼「你就是但丁轉世」,厭惡平凡生活的宇津木涼決定照優達平岡的提議到地獄走一回。「但丁教團」在「自殺名地」富士山山麓的青木之原佈下魔法陣,為宇津木涼開啟了異次元的洞,宇津木涼進入後,優達平岡和瑪莉亞竊笑:「他不知道自已再也回不來,當他再回來時,已是另外一個人了。」

 


第15集:

宇津木涼在通過異次元洞、進入地獄前,看到了一個幻像,在遠古恐龍時代的地球,叢林中有著高科技大樓群,但被能源團形成的巨神給破壞了,一位穿著太空裝的女子被光球UFO追殺,火焰點燃女子後,女子咒罵著神,變成了惡魔「蛇髮梅度莎」,發誓要復仇(這是結合永井豪另一部作品「魔王但丁 / 魔王ダンテ」的劇情,但似乎有修改一些設定,敘述「神」突然降臨恐龍時代的地球,破壞了地球上的兩個高科技城市「所多瑪」及「蛾摩拉」,殺害城市居民後,神再自創人類散佈於地球上,也是用顛覆角度來看「神」的正義)。幻影消失後,宇津木終於來到地獄之門。

 DLADY15_049_調整大小.jpg

對抗H.A.人類聯盟的「但丁教團」的勢力極大,其成員還包含了許多警察,樹大招風,H.A.人類聯盟發現教團的巢穴。H.A.發出命令要全數殲滅但丁教團。H.A.以意識情態判斷獸魔人是否對人類有敵意、是否有害,反社會分子、非體制內的份子格殺勿論…不動純雖認為不妥(不該不分青紅皂白全數殺害),但為了保持人類社會不得不戰,且不能戰敗,否則人類社會崩解後,曾殺害多個惡魔獸的不動純必定會被惡魔獸或獸魔當成吃裡扒外的傢伙,加以殺害。但丁教團神父「優達平岡」的女助手「瑪莉亞」有超強第六感,當宇津木涼進入地獄、眾信徒回到教會集結時,瑪莉亞蔡覺教會被H.A.包圍了,優達平岡通知眾信徒們準備應戰。

 

宇津木涼進入地獄後見的到光景與但丁「神曲」描述的一模一樣,而且地獄裡的受難靈魂與執刑者都認得宇津木涼,還稱他為「但丁」,並叫「宇津木涼」快點到地獄最深處「冰煉獄」,那裡有人在等他。宇津木涼還在地獄看到被困在地獄中巨大化的惡魔人不動明在休息沉思。

 

不動純雖認為攻擊但丁教團的獸魔人們等於是攻擊同胞(不動純亦是獸魔人),情勢已不容再猶豫,戰鬥隊長不動純宣佈開戰。

 

H.A.的特攻隊員居於下勢,更可怕的是優達平岡和瑪莉亞都有超強變身能力,兩人皆能變成10公尺高的獸魔人:優達平岡變形為人馬獸,瑪莉亞則是上半身為裸體女人,腹部以下為一頭似豹的四足獸(豹頭的位置剛好處於瑪莉亞的私處)。開戰後,瑪莉亞下半身的豹頭立刻將H.A.僱用的少年獸魔人「正也」(見13集)給咬死,瑪莉亞則露出了滿足的表情,似乎同時滿足了食慾與性慾,令人不寒而慄。

 DLADY15_157_調整大小.jpg DLADY15_173_調整大小.jpg

諾瓦爾(黑崎葵)通報不動純所待命的指揮車,告訴H.A.特攻隊員們,許多H.A.底下的獸魔人隊員看到敵方兩隻10公尺巨型獸魔人後,懾於對方強大力量,都投靠但丁教團了。10公尺高的優達平岡隨後發現黑崎葵,一把抓起黑崎,叫黑崎投入但丁教團,黑崎葵昏倒在優達平岡手中。

 

看到巨大化的獸魔人,讓不動純想起地獄裡看見巨大化的「布拉瓦神」與不動明搏鬥的場景。

 

H.A.特攻隊的指揮車隊員建議不動純撒退,但也要求不動純下車,因為隊員們害怕身為惡魔淑女(女惡魔人)的不動純也會投靠獸魔人集團「但丁教團」。不動純為人類而戰,卻換來H.A.隊員的猜疑心,因此感到憤怒,但人類隊員們坦言,因為人類太弱小,所以會害怕。指揮車被優達平岡變身而成的巨型人馬獸踢落山坡,不動純救出剛剛還要叫他下車的H.A.特攻隊員們,叫隊員快點逃跑,自己則被優達平岡與瑪莉亞包圍住。

 DLADY15_197_調整大小.jpg DLADY15_206_調整大小.jpg


第16集:

宇津木涼終於到達冰煉獄,原本預期看到三個頭的魔王,沒想到看到的巨型蝙蝠形狀的魔王,頸部以上的三個頭都不見了(這個魔王就是第10集中,不動明與不動純看見的魔王芝諾,只是此時頸上頭顱的數目更少了),僅剩下魔王身上附著的一張大臉。

 

「但丁教團」的兩大巨頭,神父「優達平岡」及其助手「瑪莉亞」所變身成的兩隻10公尺高的巨大獸魔人,包圍住不動純。優達平岡希望不動純變成的惡魔淑女(女惡魔人)別再被H.A.所利用,應該加入但丁教團,瑪莉亞則表示自己的第六感很靈敏,可以感應到不動純與但丁教團是「有很深淵源的同志」,而H.A.人類聯盟只是表面上為人類而戰。不動純拒絕兩人的提議,優達平岡原本要一腳踏死不動純,不動純卻以其堅強的意志力,運用在地獄學到的技巧,瞬間巨大化、長出以前不曾使用過的蝙蝠翼,飛向天空。優達平岡不禁懷疑不動純是否去過「地獄」。

DLADY16_051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033_調整大小.jpg

不動純的父母(不動真人博士及其白人妻子 → 因為漫畫中一直沒有姓名,以下簡稱為「純之母」)在H.A.總部相會了。「純之母」曾與前夫(也是白人)生下一個女兒,女兒一出生就被前夫帶走。最近前夫寄了女兒10歲的照片給「純之母」,長得與「飛鳥蘭」很像。

 DLADY16_038_調整大小.jpg

雖無法確定飛鳥蘭是否為照片中的女孩、是否是不動純同母異父的姊妹,但「純之母」心中覺得可能性很大。

 

「純之母」的前夫寫信告知,女兒大學快畢業時突然失蹤了。若飛鳥蘭是自己的女兒,就可以解釋為何之前(第4集)飛鳥蘭曾在酒會中對素未謀面的「純之母」懷有敵意,因為「純之母」懷疑前夫在女兒面前一定常說生母的壞話。「純之母」擔心「飛鳥蘭」是因為失去母愛心有怨恨,故意接近同母異父的妹妹不動純想要報仇。

 

不動真人博士則告訴妻子,當初要以不動純做為BB酵素的白老鼠時,飛鳥蘭相當憤怒,直到博士解釋BB酵素是為了讓不動純維持理智而研發,飛鳥蘭才同意博士的作法,並由飛鳥蘭替不動純取名「獸魔人」,以和那些失去人性的惡魔獸作區分(因此第1集中,飛鳥蘭才會決定冷靜地等待不動純被惡魔獸侵犯以引發初次變身,希望不動純能在時機成熟時變成保有理智的獸魔人);不動真人博士認為「飛鳥蘭」對不動純有特殊情感,不像是個復仇鬼。

 

「純之母」卻仍有疑慮:飛鳥蘭身為H.A.人類聯盟的高層,H.A.總部電腦竟調閱不到「飛鳥蘭」的資料,可疑至極。不動真人博士答應妻子,將運用自己身為H.A. 最高司令長官(第13集)的權力,調察飛鳥蘭是否真的是妻子與前夫所生的女兒。

 DLADY16_039_調整大小.jpg

「純之母」在紐約與前夫見面。前夫告訴「純之母」,以前受到惡魔威脅才與「純之母」離婚,不讓「純之母」看到剛出生的小孩長什麼樣子。純之母本身在H.A.與不動真人博士一同研發BB酵素,因此相信前夫口中惡魔的存在。

 

惡魔要求「前夫」獨自養大小孩。在為小孩取名時,「我的名字叫飛鳥!」好像是小孩用心電感應指示「前夫」如何命名,便取了「飛鳥」這個名字。

 

事實上,「飛鳥蘭」的確有心電感應能力,「媽媽要和喜歡的人再婚了!」飛鳥蘭曾在父親面前感應未見過面的生母的心思。除此之外,飛鳥蘭會預知未來。「前夫」對於這位超能力者感到害怕,不知是否自己的想法也被飛鳥蘭所窺視。

 

「前夫」告訴「純之母」,飛鳥蘭剛出生時是個男孩,但惡魔要求「前夫」把飛鳥蘭當成女孩扶養。奇怪的是,飛鳥蘭的女性化舉止一點也不做作,求學過程的體檢則是由「前夫」用金錢矇混過去。成長的飛鳥蘭,體態越來越像女人,直到某天,青春期的飛鳥蘭赤身裸體地在家中向父親炫耀自己的身體及第二性徵…變成完全的女人!驚訝的「前夫」連滾帶爬逃出飛鳥蘭的房間,心中想著:「你是惡魔之子」!從此以後飛鳥蘭再也不懼怕體檢了。

 DLADY16_068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069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071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072_調整大小.jpg

「前夫」的事業發展都是靠飛鳥蘭的感應能力與預知能力指導出來的,因此「前夫」雖對飛鳥蘭害怕,卻也離不開飛鳥蘭…飛鳥蘭自大學失蹤後,「前夫」事業一落千丈、近乎破產。

 

地獄底層冰煉獄。魔王芝諾頸上的三顆頭都不見了,但身軀中央長著一副大臉,看見宇津木涼卻醒了過來:「但丁,我等了你幾百年了!」原來,宇津木涼的前世是詩人但丁,但丁在遊歷地獄曾見過魔王。雖然但丁是虔誠的信徒,但心中仍浮現了一個念頭:「若擁有魔王的力量,我在人世間就不會輸給政敵了!」人類就是這麼搖擺不定的生物…但丁的「慾望」被魔王捕捉到了。地獄的靈魂必須依附在思想想近的生物的肉體上,才能獲得前往人間的力量,因此詩人但丁轉世的宇津木涼對魔王芝諾來說是最好的獵物,宇津木涼等於是被但丁教團給騙到地獄送死。芝諾吃掉了宇津木涼,與宇津木涼合而為一。宇津目涼的半張臉浮現在魔王芝諾身軀上那張大臉的眉心之間,力量滿載,衝破地獄飛向人間。地獄的崩壞讓困在地獄的惡魔靈魂與泰坦巨人一族大喜(見第10集),決定也到人間與魔王並肩作戰,對抗神。

 DLADY16_082_調整大小.jpgDLADY16_091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096_調整大小.jpgDLADY16_116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117_調整大小.jpgDLADY16_122_調整大小.jpg

不動純的母親跑到H.A.人類聯盟日本支部去見飛鳥蘭,證實了飛鳥蘭是自己的女兒(兒子?)純之母希望飛鳥蘭瞭解自己沒有拋棄飛鳥蘭,並問飛鳥蘭接近不動純的目的。

 

有心電感應能力的飛鳥蘭知道母親沒有拋棄自己,但反過來指責母親只會一昧地害怕不動純、躲在實驗室研發BB酵素,當不動純在國中時期壓抑心中獸魔人的衝動、變成惡魔淑女後與獸魔人戰鬥而受傷時,母親只是不聞不問。「你的兩個女兒都是怪物!」初次母女(母子?)相認卻如此尷尬,飛鳥蘭生氣地以瞬間移動的方式將母親移到他處。雖說眼不見為淨,飛鳥蘭卻流下淚來。

 DLADY16_127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134_調整大小.jpg

飛鳥蘭的母親被移動到一架飛機上,馬上打電話給另一個女兒「不動純」,告訴不動純其實飛鳥涼是同母異父的姊姊。同時間,卻碰上乘客與機長失控變成惡魔獸,飛機失事、電話中斷,「純之母」死亡。此時剛好飛鳥蘭找上不動純,不動純抱住飛鳥蘭,多了一個家人的感動讓不動純流淚了。

 

地獄(靈界)崩壞,當魔王芝諾穿過「但丁教團」在人間所打開的異次元通道時,靈界可與人間相連,地球將再次回到神話時代,在地獄裡飛翔的醜惡蛇髮女妖梅杜莎也恢復神話時代的美貌。「所有的人將從地獄解放了!到人間奪取肉身吧!」梅杜莎的眼中射出的光線讓妖鳥死麗濡再次動了起來,四足獸惡魔Kaim欣喜不已。

 

不動純與飛鳥蘭在飛鳥家談心,飛鳥蘭坦誠,小時候就能心電感應家人的心思,即使兩姊妹(兄妹?)分居兩地,飛鳥蘭也能知道不動純從小壓抑心中獸魔人怒氣的事。為了使不動舒展怒氣,並讓不動純早日學習成為有理性、人性的惡魔淑女(女惡魔人),飛鳥蘭才希望不動純覺醒(指的是第一集冷眼看待不動純被惡魔獸侵犯而初次變身為女惡魔人的事情),沒想到成為惡魔淑女(女惡魔人)的不動純還是對於自己的身份感到困擾。

 DLADY16_175_調整大小.jpg

「但丁教團」再次聚集在富士山山麓青木之原的魔法陣(見14集),等待魔王芝諾得到宇津木涼(前世為但丁)的肉身後能順利穿越魔法陣造出的次元通道,由地獄來到人間。魔王芝諾的確回到人間了,但部份意識被宇津木涼佔據。芝諾吃掉但丁教團準備的活人祭品,「好吃!」此時魔王芝諾的眉心浮出半張宇津木涼的臉,人肉帶來的味覺滿足與良心不安造成了心理錯亂,也許是知道自己的命運不可逆,宇津木涼的半張臉流下眼淚。

 DLADY16_186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188_調整大小.jpg

飛鳥蘭知道不動純是因為「性」的刺激而變身為惡魔淑女(女惡魔人),不禁懷疑自己是否也有獸魔人的體質,再加上初次見到不動純時就深深被其美麗吸引,便情不自禁的提議要與不動純做愛,不動純不知為何,仍是與以前一樣,無法拒絕飛鳥蘭的任何提議…但也感到整個人快溶化了。此時諾瓦爾(黑崎葵變身而成的獸魔人,見第13集)突然破窗而入、進入飛鳥蘭的房間,「不動純是我的!」諾瓦爾硬生生地將兩姊妹拆開。

 DLADY16_212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213_調整大小.jpg


 

第17集:

諾瓦爾(黑崎葵)侵入飛鳥蘭家,撥開了沉醉於性愛中的飛鳥蘭、不動純兩姊妹,用變身後長出的陽具(見13集)性侵未恢復神智的不動純並得逞。「我體內的男人覺醒了!」曾被繼父性侵因此厭惡男人進而愛上不動純的黑崎葵反而成了加害者。被黑崎打到地上的飛鳥蘭恢復力氣後用氣功攻擊黑崎,不動純變身為女惡魔人後飛出窗外。黑崎葵抓住變成飛翔在高空的不動純,最後因手被飛鳥蘭的氣功炸斷而摔死,黑崎葵掉落地面前對不動純大喊「我愛你!直到永遠」不動純看著黑崎葵因愛上自己而導致毀滅的下墜身影,流下眼淚。

020_調整大小.jpg036_調整大小.jpg 042_調整大小.jpg 043_調整大小.jpg  

魔王芝諾來到人間,連接人間與地獄(靈界)的異次元通道再也關不起來,地獄的眾多惡魔靈魂爭相來到人間找尋可供附身轉世的肉身…日本大亂,甚至還有多個猴急的地獄靈魂們為搶先附身在同一個人類肉體上,使得被附身者同時變成多種型態的惡魔獸而暴斃。

 065_調整大小.jpg    

DLADY16_217_調整大小.jpg 066_調整大小.jpg  

不動純與飛鳥蘭回到H.A.日本支部,前者準備帶領H.A.獸魔人軍隊出擊對抗惡魔,後者則在支部內指揮。

 

不動純的刑警搭檔「早見青二」在動亂中受重傷,心中還想著死前要見心上人不動純一面的時候,就被惡魔Kaim附身而變身為四足怪獸了(Kaim迷戀妖鳥死麗濡但沒有結果,如同早見青二暗戀不動純一樣…波常相同,兩人就順利合體了,意識由Kaim佔有)。摔到地上的黑崎葵(諾瓦爾)則是被妖鳥死麗濡附身(黑崎葵和死麗濡都有自傲的個性,前者苦戀不動純,後者單戀惡魔勇者安蒙,性格相近,因此死麗濡順利附身到諾瓦爾的身體),諾瓦爾被飛鳥蘭氣功炸掉的手掌再生了。回到人間的Kaim看著被妖鳥死麗濡(西蕾奴)附身的諾瓦爾長出美麗的黑色翅膀,發出讚嘆之聲。

 084_調整大小.jpg085_調整大小.jpg 115_調整大小.jpg

因為魔王芝諾是透過位於日本的魔法陣所造成的異次元通道回到人間,日本各地發生惡魔獸突變的狀況比世界其他各地還要嚴重,他國元首們決定聽從H.A.人類聯盟的指示,對首先發生動亂的日本發射核彈。人正在美國的不動純之父「不動真人博士」,也就是H.A.的「最高司令長官」並沒有下達這道指示,而是H.A.幕後真正的領導人所發出的命令…不動真人博士此時才知道「最高司令長官」的背後還有個更高階的H.A.「總裁」,由於「總裁」不便現身,便在H.A.設立「最高司令長官」這個虛席以維持H.A.體制。

 

世界各地草原出現神秘圓環,並從圓環飛出幽浮…H.A.的幹部們猜測可能是「總裁」底下的「神的軍團」出動了…H.A.總裁似乎與神有所關聯?

 

不動純率領H.A.的獸魔人部隊抵抗魔王芝諾帶來的混亂,但寡不敵眾。飛鳥蘭在H.A.支部與不動純失去聯絡,還差點受到H.A.日本支部人員所變成的惡魔獸攻擊,還好「獸魔人獅虎」吉姆.蘭卡與另一位有翅短髮獸魔人女子(見12集)及時保護飛鳥蘭。吉姆.蘭卡叫出一個有著大眼睛、能操控精神的惡魔「精神珍妮 / 賽可傑尼Psycho Jenny or Genie」,並要賽可傑尼解除飛鳥蘭封印的記憶(參見第10集)。

 141_調整大小.jpg191_調整大小.jpg

  172_調整大小.jpg 175_調整大小.jpg

不動真人博士接受H.A.人類聯盟幕後真正領導人「總裁」的邀請,來到總裁藏身處,一座山中的宮殿…會面後才知道「總裁」的真身是「大天使米勒迦」。此時米勒迦不再是之前的八翼男子身形,而是現出真面目、一位全身穿戴盔甲的巨大12翼雙性天使,簡直和撒旦 / Lucifer路西法長得一模一樣,因為米勒加和撒旦(原名Lucifer)可說是神的左右手,自然相像。

 179_調整大小.jpg 180_調整大小.jpg

日本方面,不動純變身為巨大惡魔淑女(女惡魔人)率領的H.A.獸魔人部隊在動亂中全滅,疲倦的不動純解除變身,赤身裸體地回到家中…似乎同棟的住戶都去避難了。家中出現一名與飛鳥蘭長得很像的裸體男子,那名男子就是飛鳥蘭。他告訴不動純,飛鳥蘭是名男性超能力者,控制赫爾蒙成了女人身,「我們可以相愛了!」與不動純是同母異父的飛鳥蘭,竟與不動純發生關係…即使是亂倫,這次不動純還是無法抵抗飛鳥蘭的要求。

199_調整大小.jpg 201_調整大小.jpg  

隔天,不動純竟然一夜間成為懷胎10月的女人,胎兒過大即將無法出世…不動純變身為巨大的惡魔淑女,順利產子。

 

各國核彈準備向日本發射,無力阻止的不動真人博士舉槍自盡…死前不敢告訴不動純關於「純之母」死於空難的事情(見16集)

 

產後約一個星期,不動純在H.A.醫院吵著要見小孩…不動純的小孩在不到一週內便長到12歲大小…看起來和「地獄裡的那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我是明啊!在地獄見過面(見第8~10集),現在是不動純的兒子,所以叫不動明!我屨行靈界(地獄)的約定來保護你了!」

 212_調整大小.jpg

「惡魔王芝諾 / 謝儂 / 悪魔王(大魔王)ゼノン」仍逗留在日本的某處,四周被惡魔獸們圍繞,包含「但丁教團」的神父「優達平岡」所變成的巨大人馬獸、助手「瑪莉亞」變身而成的獸魔、「獸魔人獅虎」吉姆.蘭卡及其夥伴「有翅短髮獸魔人女子」這四個人。四人與芝諾合體,芝諾頸上的三顆惡魔頭再度重現:優達平岡是芝諾右肩上的頭,瑪莉亞是芝諾左肩上的頭,吉姆蘭卡及其夥伴合體變成中間那顆三眼有角的短髮惡魔頭。

216_調整大小.jpg218_調整大小.jpg219_調整大小.jpg 220_調整大小.jpg  

過了數天,不動明已從12歲的少年變成青年了,當他走進不動純的房間時,竟然發現「飛鳥蘭」與「不動純」的身體正在融合…原來飛鳥蘭叫惡魔「精神珍妮 / 賽可傑尼Psycho Jenny or Genie」為不動純解開前世的記憶後,飛鳥蘭必須和不動純融合為一體對抗共同的敵人「大天使米勒迦」。「再見!明哥!我希望自己永遠是小純!」這是不動純在消失前對地獄相識的戀人不動明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223_調整大小.jpg 227_調整大小.jpg  

飛鳥蘭和不動純融合後變回前世的完整模樣…原來就是兩性生物「魔神撒旦(飛鳥了)」!

231_調整大小.jpg  

漫畫「惡魔人」本傳最後,飛鳥了與不動明大戰後兩敗俱傷,神的軍團便開始逼近飛鳥了…為了逃過神的監視,兩性生物撒旦決定將自己的身體分裂、分別投胎轉世為男嬰「飛鳥蘭」與女嬰「不動純」,而且男嬰「飛鳥蘭」在成長過程中刻意「轉性」成為女子以逃避「神」的監視。極其小心的撒旦,再要求惡魔「精神珍妮 / 賽可傑尼」封印飛鳥蘭的前世記憶,以防止任何人偷窺(所以不動明靈體在第10集時無法探知飛鳥蘭的前世)。也許是飛鳥蘭潛意識裡想要探知H.A.的底細,或是「神」想要監視變成女兒身具有超能力的「飛鳥蘭」,因此飛鳥蘭被安排進入H.A.人類聯盟,並成了高級幹部。

 

撒旦(Lucifer)被稱為是最美麗的天使,所以轉世分裂為「飛鳥蘭」及「不動純」後,兩人仍擁有美麗的外表,並一直吸引週遭的目光(例如惡魔獸覬覦或妒嫉兩人的美貌、黑崎葵與早見青二迷戀不動純)。從性格來看,不動純是撒旦(飛鳥了)善良感性的一面,而飛鳥蘭則代表撒旦(飛鳥了)冷血理性的一面。在「女惡魔人」漫畫中,飛鳥蘭對不動純提出的任何要求,不動純都無法拒絕,也許只是因為不動純無法拒絕另一個自己。

 

由於漫畫「惡魔人」本傳的結尾,世界毀滅了,所以飛鳥蘭與不動純投胎後便藏身在由神為舊世界重新「接枝」所組成的「全新的未來(見第9集)」,因此飛鳥蘭的年紀就等於是「全新的未來」所形成的時間長短。

 

魔王芝諾是由魔神撒旦所分離出來的分身,因此是撒旦忠心的部下。在「惡魔人」本傳結尾時,神的軍團出現了,不知是為了避難或是被神壓制,魔王芝諾沉睡在地獄(靈界)最底層的冰煉獄。

 

在第10集時,當不動明的靈體與不動純在地體遊蕩到冰煉獄,看見芝諾頸部以上原有的三顆頭少了一個頭時,那個頭其實已跑到人間、分裂為吉姆.蘭卡及吉姆的夥伴「有翅短髮獸魔人女子」,兩位獸魔人加入H.A.,以H.A.幹員身份暗中保護飛鳥蘭免於傷害。

 

因為飛鳥蘭是兩性天使撒旦一分為二後的轉世男嬰所轉性而成的女子,所以吉姆蘭卡等人保護「飛鳥蘭」,換句話說就是「芝諾頸上中間的那顆頭分裂為吉姆蘭卡等兩個獸魔人」在保護撒旦的分身「飛鳥蘭」。

 

第12集隻身到紐約但卻不記得為何身在紐約的飛鳥蘭,可能是短暫回覆前世撒旦的記憶後,從日本與吉姆.蘭卡出發到美國,和吉姆的新夥伴「有翅短髮獸魔人女子」商量,計劃讓地獄的惡魔們回到人間…商量完後再次請惡魔「塞可傑尼」幫飛鳥蘭封鎖記憶(漫畫「惡魔人」本傳也有一段「飛鳥了」短暫喪失記憶時殺掉一個雜魚惡魔的劇情)。

 

在11集時登場的「但丁教團」神父「優達平岡」及助手「瑪莉亞」其實就是魔王芝諾右肩上的頭及左肩上的頭,可以推測當不動純從地獄回到人間後,魔王芝諾頸上僅存的兩顆頭也跟著跑到人間,成立「但丁教團」,找到詩人但丁所轉世而成的大學生「宇津木涼」,並引誘宇津木涼到地獄去,與魔王芝諾的軀幹合體。即使少了三顆頭,芝諾的軀幹得到波長相同的宇津木涼的肉體後,有了新力量,衝出地獄作亂,再與三顆頭的化身(化為神父、吉姆蘭卡及女夥伴、瑪莉亞共4個人)會同、合而為一,成為完整的魔王芝諾。

 

由撒旦分離出來的分身是「魔王芝諾」,芝諾頸上的左右兩個頭跑到人世間、變成了但丁教團的首腦人物「優達岡平」及「瑪莉亞」,這兩人還差點殺了撒旦女性部分轉世的不動純,只能說撒旦(飛鳥了)的計畫實在過於仔細,「想騙過別人,就要先騙過自己人」。

 

不動明看著飛鳥蘭與不動純融合後轉化為撒旦(飛鳥了)後,與飛鳥了握手和解,因為遊歷過地獄(靈界)的不動明知道,「神」為世界帶來的,是壓迫性的秩序,而飛鳥了所追求的,是不受神管制的真正自由。

233_調整大小.jpg 234_調整大小.jpg  

向日本發射的核彈消失了,大天使米勒加知道原因:「退下吧!人類無法應付撒旦的力量。」

 

神的軍團 v.s. 撒旦 + 惡魔(惡魔獸)們 + 不動明,戰爭一觸即發!以「希望」為名的真正宇宙,就在戰爭的彼方…(全17集結束)。

010_調整大小.jpg

238_調整大小.jpg 242_調整大小.jpg  

 


 

線上閱賞女惡魔人漫畫的網站「女惡魔人吧_貼吧」

http://tieba.baidu.com/f?kw=%C5%AE%B6%F1%C4%A7%C8%CB

創作者介紹

低調der人

Alphon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A
  • 很長詳的簡介,光看介紹,感覺這漫畫比惡魔人還晦澀,口味也十分重,同類型的我較推薦荻野真的孔雀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